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村民说事制度源头化解矛盾纠纷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07 05:12   来源:未知   阅读: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史万森

说事会上,沙圪堵法庭庭长斯琴从法理情角度进行了解析,对双方的责任进行了划分。最后确定孙军赔偿马来顺1.5万元,并帮助马来顺修建一处棚圈。双方均对这一结果表示满意。

贺庆元激动地说:“过去,我一个人跑到镇里旗里不知该找谁。如今有了村民说事制度,村、镇干部帮我处理,再也不用瞎跑,在家门口就把事办了。”

沙圪堵镇长胜店村党支部书记高波说,群众反映的事情大多缺乏证据,法院有时也不好处理,有的群众就去上访。村民坐在一起说事,事情反而更容易解决。即使是复杂的事情,经镇有关部门,特别是人民调解员、律师、法官的介入,摆法讲理,群众基本也就信服了。

大塔村驻村第一书记杨军说,2019年8月13日,贺庆元在村民说事日反映了这一情况。当天,村委会就找来双方当事人,之后又两次组织协调。同年9月3日,大塔村召开村级合议会,正式提出处理意见:确定该地为贺庆元所有。对方若有异议,可申请有关部门鉴定。

通过村民说事村民矛盾纠纷少了,干部办事效率高了,村务管理更加规范,村级治理质量明显提高。今年截至目前,准格尔旗信访案件同比去年下降逾30%,民事诉讼同比下降逾27%。

沙圪堵镇平安办主任奇鑫和告诉记者,沙圪堵镇有兼职调解员22名,镇党委书记、镇长、派出所所长、司法所所长、法庭庭长等都是兼职调解员。

准格尔旗委政法委副书记樊永欣介绍说,去年7月,旗委旗政府制定出台村民说事制度实施方案,规定了各环节的操作流程。嘎查村社区设立村民说事室,每周固定一天由村“两委”值班干部受理村民说事并登记造册。能现场答复解决的,当天答复解决;不能现场解决的,提交村级合议会协商研究。两次村民说事日后召开一次村级合议会,由村党支部书记组织村“两委”及监委班子成员合议研究村民说事日未处理的问题;仍不能解决的,提交村民说事会协商研究。

准格尔旗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鲁占清告诉《法治日报》记者,村民说事是准格尔旗委政法委学习“枫桥经验”、创新乡村治理模式推出的一项新制度,目的是向前延伸乡镇部门职能,让干部沉下去,让村民遇事有处说、说了有人管、管了有结果,也让村务决策更加阳光、民主,让干部干事没有后顾之忧。

接到党占仁的反映后,铧尖村村委会召开了村民说事会。会上,镇供电所工作人员介绍说,农电改造是国家投资项目,党占仁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村委会随即与魏家梁村联系,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旗委对矛盾不出乡(全年无到旗及旗以上信访事项)的苏木乡镇街道和矛盾不出村(全年无到乡及乡以上信访事项)的嘎查村社区给予奖励;对人民调解员给予分等级补贴;对各有关单位和干部进行满意度评价,将结果作为评优考核的重要依据,与嘎查村“两委”和监委绩效挂钩。

薛家湾镇大塔村神水沟社村民贺庆元告诉记者,2019年搞土地确权时因有关单位疏忽,他已经确权的57.3亩五荒地被错误确权给了史金柱。贺庆元找了农牧、信访、测绘、矿区办等部门,问题都没有解决。

准格尔召镇司法所所长刘爱萍说,每月底召开的村民说事会负责处理经村民说事日、村级合议会依然没有解决的问题。村民说事会由乡镇包村领导或村党支部书记主持,组织村民说事室组成人员、村镇人民调解员、律师、当事人等集体协商研究。能当场形成统一解决意见的,当事双方签订调解协议书并进行司法确认;无法调处的,上报乡镇或旗级相关机构或导入司法程序解决。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准格尔召镇铧尖村村民党占仁来到村委会反映,到魏家梁村接电时,对方说农村电网改造电线电杆等设备他们花了钱,接电必须分摊设备费用。

据准格尔旗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副主任奇美兰介绍,准格尔旗在村里设立了村级矛盾调处中心,在乡级层面设立了由综治中心牵头的苏木乡镇街道矛盾纠纷综合调处中心,旗级层面设立了由旗委政法委牵头的全旗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各类矛盾纠纷按照“三次分流”模式逐级化解。

2019年4月,长胜店村村民孙军家杀猪,邀请邻居马来顺帮忙。猪从案板上翻下去,压折了马来顺的腿,马来顺向孙军提出4万余元的赔偿。孙军家是贫困户,最多只能拿出6000元。村委会多次调解未果,包村干部、镇党委挂职副书记、村民说事室主任王永祥决定召开村民说事会。

三级矛盾调处中心将各类协商未果的矛盾引入司法渠道依法解决,对不履行调解协议的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这一制度实行以来,全旗已建立村民说事室179个,覆盖191个嘎查村社区,化解矛盾279件,一批“压箱底”的矛盾纠纷得到集中解决。

  • Power by DedeCms